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历史漫谈

看不懂的“万元煤矿”--再谈国有资产贱卖

时间:2011-09-20 10:37:34  来源:半月谈  作者:

 

国有资产,见者有份?
  日前,山西朔州市平鲁区煤矿改制过程中,价值数亿元的集体企业东梁煤矿莫名其妙“被国有”,然后又以一万元卖给个人。经调查发现,在“1万元煤矿转让事件”中,平鲁区政府不仅存在违反国家政策的问题,还存在煤矿办证和改制等文件造假等行为。
  《齐鲁晚报》发表记者高扩的文章:平鲁区有关部门和该矿的实际负责人徐海福之间的关系让人产生颇多联想。2002年11月,平鲁区财政局居然为早已经不存在的“东梁煤矿”颁发了《企业国有资产产权登记证》。2008年3月4日,平鲁区经贸局又将“东梁煤矿”的产权以1万元转让给了徐海福。仅凭此,煤矿的所有权就发生了彻头彻尾的改变。
  文中还介绍到:在整个过程中,有没有征得煤矿职工的同意?有没有集体所有权人的准许?产权的改变有没有作出相应的补偿?我们没有听到任何解释。“东梁煤矿”转让中的疑点还不仅如此。煤矿还未挂牌出售,转让结果就已出来;而且,企业的改制方案还没作出,政府同意该方案的批复就已经提前2个月作出;“东梁煤矿”转让成功后批复文件竟然有两份且文号相同,但关键内容却不同。针对这个企业的改制,有关部门的作为可谓一手遮天,权力无所不能,制度形同虚设。究竟是怎样一种动力在推动他们如此积极地参与其中?或许只有见不得人的利益可以解释。
 那么东梁煤矿究竟价值几何?
  国土资源部储量司有关负责人表示,矿产企业最大的资产其实就是储量。而关于东梁煤矿的资源储量出现了多个版本,来自山西省煤炭资源管理委员会等多个部门1988年的数份文件显示,东梁煤矿煤炭储量为1511万吨;另一份出自平鲁区国土资源局的《关于平鲁区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方案矿井明细表》显示,“东梁煤矿”保有资源储量为3400多万吨;然而,在东梁煤矿改制方案中,这个数字仅为229万吨。对于如此大的误差,平鲁区经贸局纪检书记魏志勇承认:“改制方案中的东梁煤矿储量229万吨写错了,是自己的工作疏漏,按照2005年底的数据,东梁煤矿的总储量应该是3400多万吨。”
  平鲁区政府的“回应”称:“东梁煤矿已经缴纳1000万吨的采矿权价款,也只能转让1000万吨的采矿权,……即该矿采矿权只有2250万元的价值。”然而却有专家表示:,“回应”存在两大问题:首先违背当时适用的《探矿权采矿权评估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规定:“采矿权原则上不能分割转让”。其次将采矿权和采矿权价款混为一谈,前者是采矿人的法定权益,后者是山西省另行征收的费用,以采矿权价款计算采矿权转让价值,违背国有产权转让的定价规定。
  山西省煤炭勘察院有关专家表示,即使徐海福只获得1000万吨煤炭开采权,乘以当时吨煤的保守利润50元(按当时煤炭市场价,山西省吨煤利润一般超过100元),“东梁煤矿价值数亿元没有任何问题”。而如果按照总储量3400万吨估算,东梁煤矿的资源价值要大得多。
  人民网观点频道主持人小蒋评论道:权力腐败的两大特点是恬不知耻与有恃无恐。价值3亿多的煤矿贱卖成1万元,这不是商业交易,而是赤裸的侵吞。纸里包不住火,但没有人因为担心败露而退缩,只能说明有些人自认为能够摆平一切。这种近乎于白给的交易,居然能通过层层的盖章审批以及文件篡改,如果没有更高层次的权力撑腰,是不可想象的。
  在一些案例中,大领导坐镇,群体腐败,使得利益链条上的所有人产生法不责众、权权相护的安全感。表面上,煤矿只是贱卖给了一个人,实际却可能是被一撮人共同蚕食。否则,谁也不会为他人的丑行买单。层层把关的审核,却在层层腐败中被瓦解,国企职工在企业被卖掉多年之后还不知情,国企贪官早就将资产转移至境外,只能说明没有外界的、民众的监督,单纯依靠权力内部的自查自纠,根本没戏!
  公众让渡了公权力,本应获得约束权力的权利。现在的问题是,一些人掌握了权力,却压制乃至剥夺更多人的权利,并由此谋取不正当的利益。前些天,千名权利者跪拜都见不到权力者,更将这种是非颠倒演绎到了极至。
  荆楚网评论员霍文琦则表示:(这次事件的)后果已然不仅仅是国有资产的流失,更是政府公信力的严重缺失。政府相关部门没有遵法守法,反而知法违法。其造成的直接危害是国有资产的流失,使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的外部条件受到破坏;更大的危害则在于,政府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和行为,使其公信力丧失殆尽,严重失信于民。
  国有资产、集体资产被贱卖给个人的案例时有耳闻。尽管已经引入了市场竞争规则等方式来规范企业改制,但是这些举措并没有杜绝权钱交易的发生,究其原因就在于企业职工和真正的所有者缺乏话语权,没有表达意见的渠道和机制。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都是公有制,虽然是公有,但也不可能每个人分一份带回家去,必须有管理者负责企业的经营。因为监管乏力,管理者在私利的驱使下,就可能会想尽办法成为所有者,于是一些制度和部门就成了完成这个变化所使用的道具。

更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在华跨国公司状况

人民公社--乡镇企业之

金冲及:辛亥革命的历史

有尊严地站起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