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杂志 > 2011年第4期

中国的自信从何而来?

时间:2011-04-01 14:36:04  来源:国企新闻网  作者:韩德强

  最近,北非、中东一些国家政局动荡,国人议论纷纷。网络上有观点认为,这是一场反独裁、反腐败的人民运动,是非洲人民的觉醒,是民主化浪潮的推进。言下之意,中国也需要这样类似的运动,以一场政治体制改革来解决腐败问题,解决所谓的“一党专制”问题。此类舆论内外呼应,就有所谓微笑散步的“茉莉花革命”。

  变“游行示威”为“微笑散步”,按网上舆论的说法,是抗议“文明”化了。但从历史趋势来看,也可以说是变得“底气不足”。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当年誉之者以为启动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毁之者以为启动了近半个世纪的内战和外患。今年也是苏联解体20周年,当年誉之者以为苏联摆脱了一党专制,毁之者认为使苏联国民经济回到出卖矿产和森林的三流国家。即使北非、中东国家动荡,也并非尽是民意,背后有明显的美国及欧洲一些国家操纵的嫌疑。

  卢梭是民主政治理念的奠基人之一,如果他有机会重生,看到民主政治理念200多年来的实践历史,他可能欲哭无泪。法国大革命是卢梭思想的实验场,其结果是社会一层层断裂,迎来了拿破仑称帝。美国是民主政治的典范和样板,但最忠实于民主理想、最接近卢梭立场的美国民主革命家托马斯·潘恩却被独立后的美国放逐、唾弃。至今,美国的民主政治依然被许多人看成是大资本、大财团玩弄民众的廉价游戏。一个真诚追求平等的思想者,却成了人世间日益悬殊的贫富差距最好的包装者,成了社会冲突、家庭分裂的催化剂,岂不令人啼笑皆非?

  卢梭是空想家,对社会的复杂性一无所知。马克思比卢梭晚出生106年,却在青年时期就看穿了卢梭的空想:在一个阶级社会里,资产阶级口头上喊着“自由、平等、博爱”,一旦威胁到自己的财产,马上就转成“骑兵、步兵、炮兵”。所以,真想要“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吗?先消灭阶级吧!于是,马克思的思想就成了升级版的无产阶级的“普世价值”,在世界各国引发了革命浪潮,形成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中国共产党就是按照马克思的基本原理而成立的政党,从成立之初起就立志消灭阶级剥削,实现无阶级的共产主义,实现真正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但是,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我们党逐渐认识到,要消灭阶级和阶级斗争真不容易。私有财产容易消灭,私有观念可不容易消灭。单一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实践告诉我们,哪里有理想主义激情,哪里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哪里的企业就生机勃勃,效率极高。“两弹”爆炸,卫星上天,这都是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突出成就。但是,这样的奇迹并不是到处发生。“阶级斗争为纲”的理念很大程度上禁锢了人们的创造力,制约了经济的发展。这样,就开始了改革开放的进程。

  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成就不容否定,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最主要的问题是两极分化日益严重,腐败现象令人触目惊心。承认私心和放纵私心是两回事。新中国前30年急于改造私有、否定私心,但后30年在注重抓经济建设过程中,抓精神文明不够得力,客观上过于放纵了私心,“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重新成为许多人的信条。有的文章甚至强调,党员也是人,有私心很正常。“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逐渐淡薄,甚至有人将“为人民服务”化作“为人民币服务”的宗旨,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逐渐下降。

  怎么办?人民大众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够恢复优良传统,重建党和民众之间的鱼水深情。重庆的唱红打黑,立案侦办黑恶团伙370多个,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5300人,一大批藏身于公、检、法系统的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被端掉。黑恶势力闻风丧胆,官场风气一夜好转,人民拍手称快。党的威信树立起来了,再也没有人要求“三权分立”、“轮流执政”,只盼党内多出能够用铁腕手段治理黑恶势力的好干部。

  重庆的实践重新凝聚了党心,为党赢得了民心。但是,海内外的唯恐天下不乱的某些人却如丧考妣。他们多年来诅咒“一党专制”,鼓吹“三权分立”,并希望渐成气候。随着腐败现象的蔓延,民众对党的信心不足,成为某些势力的追随者。重庆打黑除恶的重拳,意味着权力既可以变质,也可以恢复原质。党内确有腐败分子,但也有健康力量。党确实犯了一些错误,但党也可能改正错误。

更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中国企业为何逃离华尔
宋志平细说央企成长动因
宋志平细说央企成长动
张捷:不应对官二代搞有罪推定
张捷:不应对官二代搞有

秋石客:目前各种事件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